日本观察| 311地震、错觉以及“失去的二十年”

摘要: 错觉的背后

09-09 10:54 首页 全球眼

   

全球眼观察员

发自日本东京


编者按:


说到日本社会的秩序,马上会让人脑补如下画面:311地震期间,日本国民往便利店购买日用品时,再多人也整齐排队。


但中国人接连在日本发生命案的消息,又让人感到意外。一种可能的解释:因为类似事件在日本少有发生,因此特别引人瞩目。


无论如何,有关对日本社会的认知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真实的日本究竟怎样?过去的20年,日本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请看全球眼观察员发自日本东京的报道。


7月23日,国内多家新闻接连报道福建籍女教师在北海道旅行失联的消息,截至笔者码字当日,搜寻工作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就在本月初,一则中国福建籍姐妹花在横滨遇害的报道牵动着无数中国人的心,引发了又一轮关于日本社会的讨论。


近年来,赴日游客以及企业赴日并购数量不断增加,“口水”日本社会的动态不再仅仅是民族主义情绪的排洪出口以及对所谓美好世界的向往,更是关乎已经走出去亦或即将走出去中国人的切身利益。


“包装”背后的日本日本

日本向来重视对外宣传工作,战前的日本对外宣传是伴随着对外战争发展起来的。而二战后随着日本经济高速发展,外界对日本“经济帝国主义”的质疑,日本又重新开启了宣传机器。新设了广报文化交流部等机构,高度重视舆论战。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日本的宣传机器能够发挥功效也要得益于日本社会自身的竞争力。战后以来,日本无论从社会治安还是生活舒适度都排在世界各国前列,每年吸引大量游客。然而在这种高超与重度的包装之下,加上相当部分的华人有意无意忽略现实的介绍,自然而然大量的事实被淹没。

 

绝对安全的社会。在发达国家当中,无论从国际评级机构的统计数据来看,还是相比于难民问题成灾的欧洲以及枪支管制难解的美国,日本社会都可以被称作是的安全度很高的社会。然而,安全度很高的社会不等于没有犯罪的存在。日本的治安相对于其他一些国家的确安定,这不意味着日本就是绝对安全的社会,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日本的杀人、抢劫、纵火、强奸等恶性刑事案件虽然处于下降趋势,但毕竟还是存在。根据有关统计资料,2015年发生杀人等恶性刑事犯罪5618件、包括暴力、恐吓等在内的刑事犯罪64014件、盗窃案是807560件(2003年时为2377488件)。可见盗窃在日本社会是一个较为严重的问题,说日本是绝对安全的社会是与事实不符。


家园被毁,粮食短缺,日本国民亦坚守秩序,往便利店购买日用品时,再多人也整齐排队。(王伟洪摄)


绝对有序的社会。311大地震时期,日本人民有序排队相互扶持的画面反复在中国大陆的主流媒体上被播放。而日本人的有序不仅体现在社会秩序上,更体现在其语言表达上。但凡学过日语的人都会对日语表达中无处不在的“秩序感”印象深刻。日本社会秩序的确在世界上获得好评,这是不容置疑的。然而,有序的社会与没有犯罪是不能划等号的,相信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但是,不知为何有些人谈起日本的良好秩序时,就加以十全十美的赞美,而这一赞美衍生了社会治安良好绝对化,形容成绝对的安全。这就给不明真相者造成一种错觉,让人慢慢地解除了戒备,放弃了警惕。


绝对干净的社会。关于日本“三大错觉”最有争议的要数环境问题。但凡对于赴日经历的人来说,无不感叹日本街道如动漫般的干净整洁。大凡事物都会有两面性,一个城市里有干净的街道,也有不太干净甚至是十分肮脏的街道。因此,介绍一座城市、一个社会、一个国家都要建立在实事求是之上,才能让人心服口服。然而,犹如网络上流传的将印度描绘成一个几近毫无瑕疵而高福利国家的文章那样,不是出于不怀好意,就是出于无知,凭空想像、胡编瞎造,有意无意地欺骗了读者。日本也是如此,有很干净的街道,也有脏乱的街道。

 

“失去的二十年”丢掉的不仅是“面包”


上述错觉何以产生?是不是日本社会本身出了问题?这一切与“失去的二十年”有没有关联?


如果不认真审视日本过去二十年的变化,人们对日本会产生更多的错觉。“失去的二十年”这个概念最早是日本经济界提出的,用来描述日本自1990年代泡沫危机以来,一直陷入增长乏力的停滞状态。然而对比昔日的昭和荣光,碌碌无为的平成时代丢掉的远不止是数据上体现的经济下滑。

 

正常国民心态“失去的二十年”。对于日本人来说,近30年来最大的心理冲击除了自身的江河日下之外,最强烈的刺激就是中国崛起。上到政界下到普通民众都没有摆脱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的心态。安倍内阁外交政策以遏制中国为纲,使其丧失了对外政策的灵活性;而随着日本舆论环境的逐年恶化,绝大多数日本民众只能被动的紧盯着中国雾霾与问题食品,却错过了了解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面对中国社会的群体性崛起,日本人把预设的“不情愿”变成了思考问题的起点,心态失衡也就在所难免。


社会责任心“失去的二十年”。传统日本以及日本的传统当中,对集体充满了敬畏,整个社会充满了极强的连带感,而一旦被集体抛弃,可能就意味着自身一切均被否定,日语与日本文化中的“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正是这种心理的投射。然而近年来,日本的社会责任意识正在被稀释。面对日益严峻的日本老龄化与少子化现象,年青一代的日本人不仅抗拒交养老金,更是拒绝结婚生子。而职场里的日本人再也没有他们父辈那种“奋斗者”的精神,留给时代的影视记忆也由《阿信》变成了《宽松世代又如何》。


对外部世界兴趣“失去的二十年”。明治时期,靠着第一批远赴欧洲的留学生带回了先进的知识,最终完成了明治国家的建设;战后初期,又一次依靠大批留美学生,凭借极小的投入短时间内完成了大规模学习,最终实现了日本的再次腾飞,从而进阶发达国家行列。“学习型国家”一直是日本的立国之本与生命线,然而遗憾的是如今的日本年轻人对外部世界的好奇心正在“丧失殆尽”。而民间所流行的“日本一级棒”论调,更是颇似一种坐井观天与美好愿望。日本文部省专项拨款,每年推出的鼓励大学生留学专项支援都面临用不完的尴尬。同时,日本经济的停滞,导致家庭每一笔开销都需要精打细算,自费留学的比例也呈显著下降的趋势;更为重要的是日本社会对海龟的包容度有限,也让更多日本人不得不在出去前就要考虑“是否回得来”的问题。


在 “失去的二十年”中,受挫感无力感呼唤着强力的政治人物。2009年政权交替后,当时的民主党政权由于执政经验不足,出现了许多失策,对此失望的日本民众又把注意力放在自民党身上,2012年12月,自民党在大选中大败民主党重新执政。而这一届安倍政府为了实现修宪,利用社会中右翼保守势力不断控制言论,特别是在新闻自由方面明显萎缩,民主党政权时代的新闻自由度是第11名,而安倍执政后新闻自由度迅速下滑,2015、2016年连续两年居第72名,在G7国家中的排名最后。这对于强调”价值观外交”的安倍内阁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傅高义老先生为了警示美国社会,写了传世佳作《日本第一》,至今仍被读者热议。然而时代的变化之快可能远远超越傅高义先生当年的认知,随着近年来赴日旅行安全事件屡有发生以及在日华人生存境遇的变迁,或许我们已经要“改革”对日本社会认知框架的时刻了。


文 | 日吉秀松(日本大学准教授)、关照宇(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给作者打赏


不了解世界|就无法了解中国

微信ID:globalwatch2015

首页 - 全球眼 的更多文章: